学习吧高考课堂高中地理
文章内容页

有关中国和世界生态严重的问题

  • 作者: admin
  • 来源: 未知
  • 发表于2015-12-18 09:15
  • 被阅读
  •  

    生态危机-产生原因 生态危机 生态危机主要由于人类的活动导致局部地区甚至整个生态系统结构和功能的严重破坏,从而威胁人类的生存和发展。 一个世纪以来,由于世界人口的增长,工农业生产的发展,加上战争和社会动乱,人类干预自然界的规模和强度不断地扩大和深化,全球多处出现森林覆盖面积缩小、草原退化、水土流失、沙漠扩大、水源枯竭、环境污染、环境质量恶化、气候异常、生态平衡失调等等现象。例如20世纪30年代美国西部由于滥垦滥牧,植被遭到破坏,导致三次“黑色风暴”的发生。1934年5月9~11日的“黑色风暴”以每小时100多公里的速度,从美国西海岸一直刮到东海岸,带走3亿多吨表土,毁坏数千万亩农田。50年代苏联盲目开荒,也先后出现过几次“黑色风暴”,使3亿亩农田受害。非洲撒哈拉大沙漠在1968~1974年期间,每年向南延伸50公里,使萨赫勒地区生态平衡遭到严重破坏,直接威胁当地人民的生活和发展。 中国当前的环境污染和生态平衡遭到破坏的情况也已相当严重。从东北的第二松花江到南方的珠江,许多河流、湖泊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污染。因为不合理地围湖造田,使湖泊的面积缩小。由于森林或草原破坏,中国历史上形成的沙漠化土地达12万平方公里,近数十年来又有所增加;全国水土流失面积已达9亿亩。这些都说明生态平衡已遭到严重破坏,如不及时采取对策,将会导致不堪设想的后果。 生态危机有其发生和发展的过程。这种危机在潜伏时期往往不易被察觉,但危机一旦形成,几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难以恢复。因此,当它还处在潜伏状态时就应该提醒人们警觉起来。生态平衡的破坏主要是人为造成的,也将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而被克服和消除。 生态危机-生态政策 温室效应 “代明若是自发地发展,而不是在自觉地发展,则留给自己的是荒漠”。这是马克思在100多年前对人类突飞猛进的工业代明发出的忠告。 自工业革命以来,尤其是20世纪的后50年全球环境遭到空前破坏和污染,相继出现“温室效应”、大气臭氧层破坏、酸雨污染、有毒化学物质扩散、人口爆炸、土壤侵蚀、森林锐减、陆地沙漠化扩大、水资源污染和短缺、生物多样性锐减等十大全球性环境问题。生态学家指出:全球十大环境问题已直接威胁着全人类的生存和代明的持续发展,正残酷地撕毁人类关于未来的每一个美好愿望和梦想,这一影响不仅会殃及一代、两代人,而且将影响几代、甚至几十代人的生存和发展。 生态危机日趋严重、恶化,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确信,整个地球的环境问题,仅靠技术上的修修补补是无济于事的,要保护地球家园,解决生态问题必须要有政治关注,这意味着局限于技术和科学视野的生态思维遭遇到了政治的挑战。人们逐渐发现,生态问题离开政治的参与,不被组织在政治框架内,问题本身难以得到根本的解决。 所谓生态政治,其实质是把生态环境问题提到政治问题的高度,进而使政治与生态环境的发展一体化,把政治与生态有机辩证地统一起来,最终促进全球政治与生态环境持续、健康和稳定发展,即把生态危机问题纳入到全球战略规划、政府决策、法制法规、公民政治参与、国际政治行为和公民意识教育等过程中。生态政治所遵循的是公平性、持续性、协调性以及生态系统的自我调节、循环再生、生态平衡等生态学基本原则和原理。 环境保护法 近年来,绝大多数国家政府一改过去制定政策时完全不考虑环境的做法,制定和实施有利于环境保护的社会发展战略以及有关环境保护的法规,并将环境保护目标列入国家社会经济发展规划,通过环境保护机构,负责协调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做好综合平衡。如中国1984年成立的国务院环境保护委员会即是专事环境保护的领导、决策部门。此后,短短的20年间,中国先后制定了《环境保护法》、《大气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海洋环境保护法》等环境法律和《草原法》、《森林法》、《水法》、《土地管理法》等相关资源法律,确定环境影响评价、城市环境综合整治定量考核、污染物总量控制等环境管理制度,初步形成了生态保护及管理的法制体系。但从总体上看自然生态保障的法制仍不健全,因而使各部门的管理职责不明确,缺乏具体的可操作的法律依据国家应尽快完善生态环境法律体系,以保障生态环境建设顺利进行。 解决环境问题还要健全环境管理体制。从上到下,要有强有力的环境管理机构,监督环境法规和政策的贯彻执行,同时从上到下,直到各行各业,都要有环境保护法规和目标,有明确分工,要了解自己的责任。其次要加强执法力度。只有严格依法行事,才能达到法律制定的目的。 通过生态政策的建立和实施,必可以使全社会形成一种新的生态伦理观、生态价值观,实现人类、社会、自然的新和谐。 生态危机-理论研究 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 生态危机理论是某些西方学者于20世纪70年代以来开始倡导的一种分析资本主义危机的理论。他们认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不仅表现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而且也表现在生产与整个生态系统的互相作用中。这种理论认为,马克思详细论述过资本主义制度存在的基础是以谋取利润为目标的资本主义商品生产的无限扩张,但是马克思与后来的马克思主义者都或多或少地忽略了资本主义生产过程对整个生态环境造成的破坏。生态危机理论分析扩张主义的资本主义生产将会耗尽自然资源、最终完全破坏地球生物圈的严重动向。他们自称与马克思的基本观点是“一致”的。因为由于资本主义生产与生态环境的尖锐冲突而引起资本主义制度的危机,实际上也是由马克思所强调的资本主义的社会化生产和私有制这个基本矛盾所引起的。 生态危机已经成为全球性的严峻现实,西方生态危机理论者敏锐地看到了这个新现象,他们试图解决这个世纪问题,并以此构建了颇具特色的理论体系。 生态危机-中国现状 中国农业面临生态危机 过去20年间,中国因环境污染和生态退化造成的损失占GDP的7~20%。2005年,因环境污染引发的冲突达5.1万起;2007年,40%的城市生活污水直接排放;60%的大型湖泊因矿物质和有机物污染而出现富营养化;在监测的197条河流中,半数受到硝酸氨、过锰酸盐和石油的严重污染;在监测的287 个大中城市中,只有60.5 %的空气质量达到环境保护部的标准(另一种说法是,全国只有44.9%的城市空气质量达到国家二级标准)。 上述环境污染是表面上的,是以城市或工业地区密集人群为中心的。实际上,那些“远在深山”的生态退化更加危险。环境污染了,国土还在,还有修复的可能。但一些致命的生态破坏则很难修复,如消失的物种不能“死而复生”,损失的土壤不能回到原位,干涸的湿地难以再现生机等等。中国生态危机主要表现在: 第一,生态系统全面退化。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囊括全球生态系统类型的国度。然而不幸的是,中国自然生态系统都处在不同程度的退化过程之中。青藏高原草地生产力由上世纪60年代的300 公斤/亩下降到100公斤/亩以下;地下鼠量由过去的8~10增至30只/公顷;土地裸露率由不到10%增加到30%以上。全国90%的可利用天然草原出现不同程度的退化,并以每年200万公顷的速度递增。红树林由历史上最大面积25万公顷,下降到目前不足 1.5万公顷。 第二,水土流失急剧,大量国土“沦丧”。 中国水蚀、风蚀和冻融面积达356万平方公里;全国沙化土地174万平方公里,涉及全国30个省(区、市)。黄河流域年入河泥沙16亿吨;长江流域每年土壤流失量24亿吨。随土壤流失的还有各种营养元素,仅黄河流域每年流失的泥沙中,就含有N、P、K三种元素总量约4000万吨,超出了2003年全国的化肥需求量(3990万吨)。 第三,濒危物种增加,生物多样性下降。 联合国《国际濒危物种贸易公约》列出的740种世界性濒危物种中,中国占189种。中国濒危或渐危高等植物4000~5000种,占中国高等植物总数的 15~20%。栖息地环境改变、生境破碎化、以及大型水利工程是造成物种濒危或灭绝的重要原因。1988~2000期间,黑龙江省嫩江县天然林斑块数由 240上升为343,平均斑块面积由80公顷下降为68公顷。由于三峡工程实施和环境污染,长江上已难寻觅白鳍豚的踪迹,科学家承认该物种已功能性灭绝。 湿地消失 第四,天然湿地大量消失。 在北方,河北省过去50年来湿地消失了90%,即便侥幸存留的湿地,八成以上也变成了污水排泄场所;陕西关中一带30多个县,几十年来消失上万个“涝池” (池塘)。在南方,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水域面积从最高4000平方公里减少到不足50平方公里。干旱、半干旱区湿地状况更不容乐观:内蒙古阿拉善盟,由于上游地区过度开发黑河水,进入绿洲的水量由9亿立方米减少到目前的不足2亿立方米,致使东西居延海干枯,数百处湖泊消失。湿地被誉“地球之肾”, “肾”萎缩大大降低了其调节气候、调蓄洪水、净化水体的能力,并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旱涝灾害。 第五,人工林树种单一,危害国土生态。 几十年来,大量发展人工纯林的传统不但未有改观,反而愈演愈烈。以杨树为例,原来的“南方杉家浜,北方杨家将”,现已发展成了“东西南北中,全是杨家兵”。如今,杨树已经南下江南,接近了南岭。整个大西北、华北平原,甚至江南一些地区,也以杨树为主。高密度、单一树种的人工纯林对国土生态贻害无穷,单一树种形成的种群实质上是一种生物多样性极端下降的“绿色荒漠”。 第六,农业生态系统退化危及粮食安全和食品安全基础。 现代农业过分强调技术,用地而忽视养地。“化学化”尽管带来了产量的快速提高,但土地出现退化,食品安全受到冲击。大化肥、大农药、除草剂、激素、添加剂、农膜,甚至反季节种植、转基因技术滥用,使得土壤板结、环境污染、生物多样性下降、病虫害加剧、产量下降。以前要一年才能长大的猪,现在四个多月就能催肥。两只翅膀的鸡,在激素的作用下可长出3~6只翅膀。这样的食品进入食物链的生态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中国生态危机现状还包括生物入侵、全球变暖、海洋生产力下降等等。政府要像重视环境污染控制那样高度警惕生态危机带来的隐患,动员全社会的力量解决这个难题,还中国一个真正的蓝天。只有生态退化遏制了,环境才能够从根本上得以改善。